•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精彩小说尽在123小说阅读网!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小说库> 都市>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 > 第九章 坠楼

    第九章 坠楼

    小萝伯特 2019-01-28 14:44:01

      日子一天天过去,乔笛看起来已经习惯了每天被关在房间里,一日三餐一顿不落。她被照看得很好,同时也与世隔绝,发不出任何的求救信号。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还有可能放我走吗?”

      

      这天迟焰跟着季冰弘上来给乔笛送午饭,乔笛坐在chuang上蜷着**,仰头看着季冰弘淡淡地道。

      

      “不可能,你最好别再给我添麻烦,不然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奔颈氪魃虾谏娜砥な痔?,将柔软的羊绒围巾搭到脖颈上,“我不一定想在你这得到什么,只要我想囚禁你,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哦?!?

      

      乔笛低头端起蘑菇浓汤喝了一口,不知道为什么,她好饿。

      

      季冰弘和迟焰两个人穿着厚呢大衣,领子立得高高的,同样挺拔的身段像从杂志上裁剪下来的一样,活像马上要出去拍画报的模特。

      

      “你们要出去?外面很冷???”

      

      乔笛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总是穿着睡衣,而玻璃窗挡住了凛冽的寒风只透过了阳光,所以她已经全然不知道外面的天气几何,是冷还是热了。

      

      “是的,公司有很多事要处理?!?

      

      季冰弘的嗓子已经彻底恢复了,虽然和原先温雅的声色大不相同,但变得柔和温暖,像一团柔软的棉花,仔细听还带着一丝奶气,稍微压低声音都像在耳语一般迷人。

      

      乔笛敏捷地道:“你正式成为老板了吗?”

      

      季冰弘似乎没听到她说的话,继续掖着脖子上的围巾。

      

      迟焰在旁边自然地接上:“是总裁,乔乔姐?!?

      

      乔笛低头捏着面包干摁进蘑菇汤里:“恭喜恭喜?!?

      

      季冰弘看她这副乖顺的模样浑身上下甚是不大舒服,想凶又凶不出,不凶又觉得憋的慌,干脆一拧身大步流星地出了门,还不忘甩下一句。

      

      “呆货?!?

      

      乔笛恨得压根都犯痒痒,抄起身边的枕头就往季冰弘背后甩了过去。

      

      “流氓??!”

      

      枕头刚好砸到了迟焰的后脑勺,砸得他掀起来的刘海都一颤。

      

      

        

      其实季冰弘自上次打了迟焰那一耳光之后,整个人清醒了很多。

      

      他的确恨乔笛,恨她在红港那种狠厉无情的模样,恨她和仇敌狼狈为奸,恨她竟然骗了他这么多年。

      

      “但冰弘,你真的要明白,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那天迟焰带着耳边干涸的血渍对他说。

      

      “你莫名其妙被绑架,按照你的说法对方不图财只图命,却又对你百般折磨,而折磨你的对象还是乔乔姐。你想一下,一个普通的绑匪为何不漫天要价,狠敲季氏一笔,而是要折辱你,摧垮你?”

      

      “利用你最爱的人,这样的犯罪成本太高了。稍不留神就会被查个七零八落,他们引火烧身又是何必?!?

      

      “我看,这种犯罪行为针对的只是你本人,季冰弘本人,从这种**行为来看,不图财在情理之中,因为他们是跟你有仇才对?!?

      

      季冰弘拿着棉签轻轻擦拭迟焰的耳朵,静静听着。

      

      “我想你现在有创伤后应激障碍,那颗聪明冷静的大脑不会转动了?!背傺婷懔πα诵?。

      

      “你现在捂住右耳朵,能听到我说话吗?”季冰弘放下棉签似乎对迟焰充耳不闻。

      

      迟焰捂住右耳,世界一片寂静。

      

      于是他茫然地摇摇头。

      

      “鼓膜穿孔了,去医院吧,对不起?!?

      

      季冰弘垂下头,喃喃着。

      

      “对不起?!?

      

        

      

        

      

      到了晚上,季冰弘和迟焰还没有回来,乔笛空空如也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地乱叫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自己这么嗜睡嗜吃,整个人完全改变了以往的饮食习惯,每一餐都会吃的干干净净,同时饿得很快。

      

      “我想吃糖葫芦......”

      

      进屋收拾东西的刘妈刚好听到了乔笛的嘟囔,喜笑颜开地打趣:“酸儿辣女,乔小姐你这是有喜了是怎么的?我看这几天你可是没少吃酸的,我这一把年纪看着牙都倒??!”

      

      “怎么可能?!?

      

      乔笛咕哝着摊开一本看了三遍的《人间失格》试图转移注意力,却只觉得食欲更强了,一点都没有不想活的感觉。

      

      刘妈好事儿地凑过来,往乔笛边上一坐,拽着乔笛的手腕道:“来,刘妈给你看看是不是喜脉,我可是懂点中医号脉的!我家老头子看喜脉一看一个准儿!”

      

      乔笛老老实实伸出手腕决心不妨碍老年人的爱好。

      

      “哎呀!真是喜脉??!乔小姐!你有喜啦??!”

      

      乔笛懵圈:“????”

      

      刘妈笑逐颜开,脸上的褶子都更深了:“等大少爷回来的,我可得告诉他一声,可不能早出晚归的啦!媳妇儿和孩子重要??!”

      

      语毕刘妈揪着身前的围裙喜滋滋地出门了,好像有喜的是她女儿一样。

      

      乔笛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到了。

      

      “我...我怀孕了...?”她摸着咕噜噜的肚子怔怔地自言自语。

      

      短暂的死寂。

      

      “......季冰弘,你禽兽?。?!你禽兽不如??!你流氓??!你卑鄙??!”乔笛几乎快要哭出来。她双手用力捶打着chuang垫,压抑地尖叫出声。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样的她,跟被糟蹋了有什么区别!

      

      她胃里开始翻涌着,乔笛拼命抑制住恶心呕吐的**,只一瞬间,就敲定了要逃跑的主意。

      

      “我要打掉他...我绝不会生下他的孩子,我一定不能留着他...我必须走...必须走?!?

      

      乔笛一骨碌爬起身,看着楼下季冰弘常坐的那辆商务还没有开回来,旁边马路上出租车一辆又一辆,心念流转,三五下蹦下chuang,开始穿衣服。

      

      乔笛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她把门锁上,将chuang单撕成一条一条,连成一条长长的绳子,顺着二楼窗口就甩了下去。

      

      她的爆发是静默无声的。

      

      她深知激怒季冰弘的下场,而那样的折磨和屈辱她不愿意再经受哪怕再多一次,于是她选择了假投诚,每天安静地表现出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如今,她不能再等了。

      

      总有一天,老虎也会打盹儿的。

      

      何况,迟焰说过,季冰弘曾对她用情至深,这就是弱点。

      

      就是今天了。

      

      外面的空气冷的似乎从冰箱里冻过,乔笛吸了吸鼻子,她身体很轻,她顺着布绳缓缓往下爬,每接近地面一寸,她就会感到多一分自由,这次她一定要小心翼翼,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然而一束车灯由远及近迅速靠了过来,停在了公馆门口,季冰弘和迟焰犹如两个黑黢黢的死神,一左一右下了车。

      

      他们一抬头,就看到挂在墙上的乔笛。

      

      迟焰大惊失色:“乔乔姐...!你你!你在干什么...!你快快,快下来......!”

      

      季冰弘正举着手机和董事商议收购恒丰地产的事,被迟焰这么一喊,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乔笛恨不能现在立刻死掉,她低下头看了看骇人的高度,又看了眼夜色中的季冰弘。

      

      还是那么高大,修长,冷漠。

      

      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东西,背地里净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糟蹋一个小姑娘,他还能称得上是一个男人?

      

      真是白瞎了你那张脸。

      

      乔笛此时此刻对季冰弘的恨意突然浓成了一个粘稠的点,母亲曾教育她不要恨人,也不要被仇恨包裹,但此时此刻,她对季冰弘的厌恶,和想要报复的冲动淹没了她的理智。

      

      迟焰赶紧跑到楼下,却急得束手无策,只得朝房子里大喊,找来更多的佣人帮忙。

      

      季冰弘则立刻摁掉了通话,大步流星冲到了乔笛下面,仰头张开手臂。

      

      他那张惨白惨白的脸被月光照得似乎蒙了一层霜,乔笛看到他的嘴唇在颤抖,白色的雾气从他嘴唇中间逸出。

      

      “乔笛,乔笛......下来,我接着你,下来?!?

      

      乔笛摇了摇头。

      

      她手臂很酸,很酸,马上就要拉不住绳子了,但,她宁死也不愿掉进这个令她恶心的怀里。

      

      季冰弘,你会后悔的。

      

      “我接着你,往我怀里跳,我能接住你?!?

      

      季冰弘眼眶发红,他的声音像寒冬腊月的一块炭,却暖不化乔笛的心。

      

      “我抓不住了?!?

      

      乔笛整条小臂都在发胀,她只来得及出口了这么一句话,便松开了绳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季冰弘身边坠了下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大少回归 第二章 初见惊魂 第三章 沾染泪痕的兽性 第四章 假投诚,真逃跑 第五章 逃跑未遂,再入魔爪 第六章 “冰弘哥哥” 第七章 迟焰道出的真相 第八章 再次侵犯 第九章 坠楼 第十章 失子之痛 第十一章 季少单挑金氏武馆 第十二章 肮脏的手段 第十三章 季泽年的授意 第十四章 替罪羊 第十五章 血夜 第十六章 独断的季冰弘 第十七章 “反了她了!” 第十八章 被刺痛的心 第十九章 误会 第二十章 画中记忆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

  •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上海时时彩11选五 精准一尾中特论坛 香港马经一尾中特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西安体育彩票销售网点 浙江舟山飞鱼彩票 七星彩开奖直播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七星彩走势图表m 中国足球竟彩首页 七乐彩走势图模式 云鼎娱乐场玩法 河内5分彩开奖网址 青海快三推荐今天 六合彩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