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精彩小说尽在123小说阅读网!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小说库> 都市>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 > 第十一章 季少单挑金氏武馆

    第十一章 季少单挑金氏武馆

    小萝伯特 2019-01-28 14:48:00

      季冰弘整晚心乱如麻,自从他回来之后,生活里充斥着的全都是压抑和紧凑。

      

      他年纪尚轻,接管了季氏集团是他和季泽年谈判的结果,老头子认为季冰弘大病未愈,不应该这么着急地接管企业,但季冰弘心里清楚,他只有坐实了新总裁的位置,一切才会在掌控之中。

      

      虽然季泽年一万个不放心,但季冰弘一句不可质疑的:“爷爷70大寿之后我就应该做的事,拖到现在,再迟下去冰弘就不好跟母亲在天之灵交代了?!北憬虑槎隧?。

      

      季冰弘翻了个身,优越的侧脸暴露在月光下,眉头轻蹙的样子不食人间烟火,带着特有的疏离和冷清。

      

      “孩子...…”

      

      季冰弘枕着手臂呢喃。

      

      他的心口一阵猛烈抽痛。

      

      不...…

      

      不能再去想了。

      

      他无法接受一条生命就这样消失,何况,这是他的亲骨肉…

      

      乔笛...乔笛该会有多疼。

      

      季冰弘紧紧闭上眼睛。

      

      他躺在硕大的chuang上,颀长精瘦的身躯宛如一条分割线,将chuang割成两半。

      

      痛苦在深夜将他团团包裹,而他无声的喟叹和因为疼痛发出的抽气声,永远没人能听得见。

      

      翌日清晨。

      

      迟焰早早地跑上来敲季冰弘的房门。

      

      “少爷,吃饭了,今天上午还有个董事会要开。那群老家伙……”

      

      季冰弘已然现在衣柜前,他套上一件纯白的连帽卫衣,漆黑的牛仔裤上扣着一条简简单单的皮带。

      

      “少爷,你就穿这个去开董事会?”

      

      季冰弘的黑袜子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无声无息:

      

      “是的,如果那群旧朝老臣再敢想着复辟的事像上次一样挑我任何一点莫须有的毛病,我就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做弹珠?!?

      

      语毕季冰弘挺拔的背影哒哒哒下了楼。

      

      迟焰跟在身后极力忍笑,迟疑了一下,反身打开季冰弘的衣柜,拽出一件淡蓝色的棒球服搭在臂弯,小跑着下了楼。

      

      “我要去偏楼,你等我一下?!钡鹊搅瞬吞?,季冰弘头都不回丢下一句话,推开大门朝偏楼去了。

      

      偏楼是个季氏独有的小型私立医院,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但省去了门诊、住院部、急诊等公立医院所需的部口,保留了实质意义上的住院,手术,日常就诊部门。

      

      他的目的地是手术室。

      

      可遗憾的是,当他到达走廊的时候,手术室门口的红灯还在以固定的频率闪烁着。

      

      “还没结束吗?”季冰弘轻轻地朝门口的小**问。

      

      小**摇了摇头,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起两朵红云。

      

      季冰弘深深地望了手术室一眼。

      

      “手术结束,第一时间通知我?!?

      

      小**脸又红了。

      

        

      

      季冰弘回来后面无表情地一边看报纸一边解决了早饭。

      

      他认为不管过了多少年,纸媒都是一项不可忽视的信息传播途径,尤其是他想最快速度获取关键字句并储存在大脑里的时候。

      

      “你真像个老年人?!?

      

      迟焰打趣他,转动方向盘开进季氏总部地下一层。

      

      季冰弘将设计图存进云盘后将平板电脑放在车座上,大步走向电梯。

      

      “下午两点,武成道馆,老年人要松一松筋骨了?!?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会议室楼层,季冰弘推开玻璃大门,正式开始了上午的头脑风暴。

      

        

      

      一直到下午一点,会议室的大门才重新打开。

      

      迟焰站在门口恭送着鱼贯而出的董事们,而季冰弘则稳当坐在椅子里,低头翻看着董事们递交上来的建议。

      

      迟焰直到董事们都走了,才回过身,笑眯眯地道:“少爷,你是没看到那群老家伙的嘴脸啊,听到你的规划之后嘴巴恨不得咧到耳朵根,变脸比变天还快。少爷,全搞定了,厉害啊?!?

      

      季冰弘抬起头,嘴角难得一见的笑意,转瞬即逝。

      

      “跟着我有钱不赚?他们可不是傻子。走吧,武成道馆?!?

      

      “武成道馆?那不是金胜圭他们家的馆么?”迟焰看着季冰弘:“少爷,你要去砸场子???”

      

      季冰弘穿上那件冰蓝色的棒球服,把卫衣帽子从领口拉出来道:

      

      “是他们邀请我去砸场子,不是我想去?!?

      

      语毕便起身出门,迟焰跟在身后撇了撇嘴角,心道:

      

      唉,武成道馆也要重新装修了,真惨。

      

        

      

      季冰弘的车停在武成道馆门前的时候,时针刚刚跳到两点三十分整。

      

      武成道馆是一栋独栋的二层小楼,由于金胜圭是中韩混血,所以武成道馆的装修装潢颇有韩式风格,纯木的地板,纸灯笼,还有红蓝的装饰。

      

      季冰弘下了车,抬头看了一眼道馆恢宏的大门,面无表情地踏了进去。

      

      “呦,我们季总裁来了啊?!?

      

      金胜圭坐在道馆训练场正中央,见到季冰弘连挪都没挪一下,他皮笑肉不笑地咧嘴,单眼皮和上扬的眼角看起来十分毒辣。

      

      季冰弘环顾了一下四周,左右两排,各端坐着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腰间绑着黑带,一个个都是单眼皮,肿眼泡,典型的韩国人模样。

      

      “嗯,来了?!奔颈氲卮?,在他面前站定。

      

      “想不到我们季总裁进道馆还知道脱鞋了,穿上也无妨,我看穿上对你有好处?!?

      

      金胜圭的小眼睛变成了一条缝,看起来像一条嘶嘶作响的蛇。

      

      “不了,我鞋子太硬,一会怕你们的血溅得我浑身都是?!?

      

      季冰弘开口,并且这句话他讲了韩语,字正腔圆,配合软糯冷淡的声线,连迟焰都忍不住低头抬手揉了一下鼻子。

      

      太明显的挑衅了。他家少爷挑事儿真是一等一的。

      

      “听懂了?”

      

      季冰弘的目光挪到左右两排的韩国选手身上,对他们不轻不重地道。

      

      那群小伙子哪受得了这般气,不等金胜圭一声令下,已经全部起身,有一个算一个,一股脑朝着季冰弘冲了过去。

      

      季冰弘抬眼,飞起一脚,那些韩国人还没看清什么情况,一个小伙子已经被季冰弘这一脚踢飞了,重重砸在墙上,角落的花瓶应声而碎。

      

      “啊——!”

      

      所有的韩国选手震惊之余,愤怒地一拥而上,大吼着朝季冰弘出招。

      

      混乱之中,只见季冰弘身影灵活穿梭在他们中间,手长脚长的他出手稳健。

      

      像是熟知对方的招数套路一般,每一下都被他轻松躲过,而他的长腿同时踢出漂亮的回旋踢,拳头每一下都直冲对方面门。

      

      一脚,两脚。

      

      一拳,两拳。

      

      渐渐的,其中有些人开始挂了彩,脸上,身上沾着大大小小的血迹,大部分在脸上,出血点都是鼻子。

      

      迟焰看了看表,十分钟。

      

       嗯,差不多了。

      

      武成道馆一片狼藉,地上躺了横七竖八的韩国选手。

      

      季冰弘站在他们中间,飞起一脚对着挣扎想要爬起来的一个男人补上狠厉一击。

      

      那个男人仰面飞了出去,不再动了。

      

        

      

      金胜圭已经失去了原先的稳如泰山的架势,坐在小茶桌后面身体不受抑制地发抖。

      

      季冰弘微微喘着,两步到他面前,弯腰端起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

      

      “说点什么吧?!?

      

      金胜圭抖如筛糠:“恒丰地产是你的!都是你的!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别...别打我!”

      

      季冰弘的眼睛淹没在垂在额前的刘海里,他拍了拍金胜圭的肩膀,不带任何感情地淡淡道:

      

      “我就是规矩,要记住了啊,朋友?!?

      

      季冰弘留下一片狼藉的武成道馆,转身朝迟焰抬了抬手从容地离开了。

      

       迟焰垂头吸了一下鼻子,颇为抱歉地朝金胜圭道:“我们少爷是个看几眼都能记住对方招数的主,真是不好意思了,金先生?!?

      

      车上,迟焰一边打方向盘,一边道:“真是解气,这个家伙是想趁虚而入,明知道你刚回来身体虚弱,还叫了这么多人干群殴这种事。怂包?!?

      

      季冰弘笑道:“我在武术学校吃苦的年头,比他在中国定居的时间都久?!?

      

      此时,迟焰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他按下蓝牙,一个慌乱的女声充斥满了整个车厢:

      

        

      

      “迟少爷!您...您快告诉少爷快回来!乔...乔小姐她出事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大少回归 第二章 初见惊魂 第三章 沾染泪痕的兽性 第四章 假投诚,真逃跑 第五章 逃跑未遂,再入魔爪 第六章 “冰弘哥哥” 第七章 迟焰道出的真相 第八章 再次侵犯 第九章 坠楼 第十章 失子之痛 第十一章 季少单挑金氏武馆 第十二章 肮脏的手段 第十三章 季泽年的授意 第十四章 替罪羊 第十五章 血夜 第十六章 独断的季冰弘 第十七章 “反了她了!” 第十八章 被刺痛的心 第十九章 误会 第二十章 画中记忆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

  •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广东南粤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88期 广东26选5选号 22选5体育彩票走势图 凤凰彩票平台黑钱吗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币 四川快乐12胆拖投注 快慢高手一波中特 极速快3倍投稳赚方案 6场半全场对阵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表 黑金团队快乐8下载 安徽快三即时在线计划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 四川福彩快乐12彩票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