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精彩小说尽在123小说阅读网!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小说库> 都市>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 > 第十三章 季泽年的授意

    第十三章 季泽年的授意

    小萝伯特 2019-01-28 14:52:49

      **长低头合上病历本,对季冰弘道:“病人的**严重受损,引起继发感染,日后怀孕的几率几乎为零?!?

      

        季冰弘仿佛挨了当头一棒,他的脑门嗡嗡作响,似乎一盆冷水在寒冬腊月里倾盆而下,顺着他的脊梁骨一直流淌到脚底,冻穿了他的五脏六腑。

      

        “以后这种流产手术不要找私人诊所的医生做手术,产生继发**染的不计其数,人们怎么总是不吸取经验教训。身体重要名分重要都拎不清,身体是本钱啊,还有什么比健康重要?”

      

        丹凤眼**长深深叹了一口气,让开门口:“可以进去探望,但是只能五分钟,并且不可以惊扰到病人,最好不要出声?!?

      

        季冰弘艰难地点点头。

      

        病房里的空气弥漫着凛冽的味道,窗外的雪花已经如鹅毛般洋洋洒洒,在路灯下安静地飘落,季冰弘走到窗前,轻轻拉上沉蓝色的窗帘,踱步到乔笛chuang边,小心地占据着一个角落,尽可能地不影响医护人员忙来忙去的身影。

      

        chuang上的乔笛苍白,细瘦,被厚重的大被子盖着,像一缕随时可能消散的影子。她海藻般的长发从一次性手术帽子里散落几缕,软软地散在纯白的枕头上。

      

        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已经见怪不怪,再重症的病人她们也视如平常。但这个季氏集团的总裁居然亲自出面,关照她们的病人,这真算得上是奇闻一件。

      

        而且,这个季总裁真人看起来比两年前新闻报道上的照片可要好看不知多少倍。

      

        不过她们有着极好专业素养,手脚麻利地调试好仪器,来来回回过程中似乎当季冰弘为空气,一心扑在病人身上。

      

        一切都收拾停当,带头的小**对季冰弘嘱咐道:

      

        “季先生,你可以在椅子上陪护一小会儿,五分钟左右就出去吧,病人需要静养,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谢谢?!奔颈胛⑽⒌懔讼峦?。

      

        小**们出了门,不约而同地深吸一口气,一边往**站走,一边终于忍不住三三两两交头接耳道:

      

        “他真的和两年前不一样了,你看过报道吧?那时候他的那张小脸还是尖尖的,一点棱角都没有的那种,很明显没长开的样子!也没有现在高,现在至少有185吧?”

      

        “对,当时看新闻报道,白的发光,一笑眼睛还弯弯,整个就像个小奶包……”

      

        “可是你看今天,他下颌骨有棱角了,不笑的时候完全是厌世脸,加上天生的剑眉,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长相!”

      

        “天哪真人比照片上好看太多了……”

      

        

      

        病房里,对这些全然不知的季冰弘轻轻地坐在乔笛chuang边的椅子上,他伸手去握乔笛的手,又在半途缩回来。

      

        他注视着乔笛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面的青色血管都隐约可见,像透明而精致的娃娃,是季冰弘碰不得的宝物。

      

        “对不起……”

      

        “我以为一切都在我的控制范围里?!?

      

        “可我没想到出现了这么多的意外...…太多太多的意外……”

      

        “我不知道为什么,命运像个失控的齿轮,在两年前的那一天之后就开始朝我们未知的方向滚动…即使我回来了,也控制不住它,总是有意外在不停地发生...…”

      

        “是我的错,让你受到这么多痛苦?!?

      

        “我原本是想报复你的...…可是当我发现,我所经历的一切到最后竟然不足以让我确信你是始作俑者的时候...…我就下不去手了?!?

      

        “迟焰说得对。我对你的恨,说到底是无根无基的...…”

      

        “它或许只是一个工具,或者是一场误会?!?

      

        “哪怕只有一点的存疑,我都没办法彻头彻尾地恨你?!?

      

        “我的一切都在向你偏心……包括我自己?!?

      

        季冰弘深深地叹息,他在寂静无声的病房里对着失去意识的乔笛袒露真心。

      

        窗外大雪纷飞,像是被孩童摇散的水晶球,季冰弘和乔笛,像水晶球里的小人儿,被困在晶莹剔透的罩子里。

      

        

      

        泽润公馆。

      

        地下室二层。

      

        

      

        泽润公馆的地下室是季冰弘主持建造的,一层300平米,共两层,常年开灯,二层主要是练搏击和散打的场地,一层则是大大小小的闭锁的房间,还有一个硕大的影院。

      

        此时顾庆年被关在地下二层的禁闭室,其他参与手术的人员被关在二层的搏击场。

      

        迟焰长腿交叠,软绵绵地陷进沙发里,对面的小**瑟瑟发抖,似乎站都站不稳了。

      

        “我们家的上上下下没有我叫不出名字的人,我看你们都眼生。不是我们家的吧?别紧张啊,做了亏心事,你紧张也没有用?!?

      

        迟焰冷冷地道,乌黑的刘海低垂,被昏黄的灯光拉长了影子,遮住他姣好的面容。

      

        “小手术,对吧?”

      

        众人唯唯诺诺地道:“是…是…”

      

        “谁让你们出事故的?嗯?”

      

        众人不语。

      

        “不说?啊...…看来没错了?!背傺嫠坪趿巳坏氐?,众人皆一惊地抬头看他,只见迟焰冷哼一声,嘴角笑意浓烈。

      

        “顾医生亲口对我说,在手术过程中你们不听他的指挥,医术低劣,做不好辅助工作,导致他在手术过程中频频分心,连用的不消毒的止血钳都不知道?!?

      

        迟焰话音刚落,一个年轻大夫满面通红,大声争辩:“他扯淡!他撒谎!通通是他的责任!他栽赃陷害!”

      

        一个小**看有人开口,也壮着胆细站出来大声道:“对呀!明明是顾医生把我们从家里叫过来,说这边有一台大手术,做完了有大把的钱赚,我们就连夜从老家诊所赶过来的!”

      

        “还有??!怎么能说是我们的责任,从头到尾主刀医生都是他,他说啥我们听啥,他说听话就有钱拿,不消毒我们也不知道??!他故意弄破了病人的**壁也不能怪我们??!”

      

        迟焰瞳孔一缩,起身揪住那男医生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几乎拎了起来,重重推到墙上。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我...我什么都没说,总之不是我们的责任!都是他的责任!”

      

        男医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掩饰,却已经逃不出迟焰的眼睛。

      

        “你们所说的一切,我都有录音。所以,你最好,再清楚地,清晰地,重复一遍,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们这些人,合理合法地,按顺序,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知是迟焰的表情太过阴鸷,还是嗓音太过阴冷,一个**抖得很厉害,尖叫一声扑倒在地上,大叫道:

      

        “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这种丧良心的事我以后再也不干了!大少爷你饶了我们吧!都是顾庆年指使的呀...是他故意把那个姑娘搞成残疾的呀!”

      

        这些杂七杂八的医护人员都是顾庆年老家,花滨乡下的人,所以习惯把女人不能生育叫做“残疾”。

      

        迟焰气得连手背上的青筋都爆起,他重重地扇了那个男医生两个耳光后,一把将他掼在地上,后退几步抬手一挥示意身后的散打陪练:

      

        “给我打!”

      

        陪练一个个身材壮硕,看着那些**,问迟焰:“女的呢?”

      

        迟焰重新陷进沙发里,眯了眯眼睛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照打!

      

      

        隔壁搏击场的凄厉惨叫让顾庆年都快尿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他认为是季冰弘的一条狗的迟焰,这个他以为跟他与季泽年关系一样的下人,竟然下手如此狠毒。

      

        他缩在房间一角,掏出手机,手指头抖得不成样子,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喂...…老爷,老爷,救我??!”

      

        顾庆年双手扶着电话,哆哆嗦嗦地听着电话里季泽年的声音,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这...我都是按照您的意思办的??!”

      

      “您得救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大少回归 第二章 初见惊魂 第三章 沾染泪痕的兽性 第四章 假投诚,真逃跑 第五章 逃跑未遂,再入魔爪 第六章 “冰弘哥哥” 第七章 迟焰道出的真相 第八章 再次侵犯 第九章 坠楼 第十章 失子之痛 第十一章 季少单挑金氏武馆 第十二章 肮脏的手段 第十三章 季泽年的授意 第十四章 替罪羊 第十五章 血夜 第十六章 独断的季冰弘 第十七章 “反了她了!” 第十八章 被刺痛的心 第十九章 误会 第二十章 画中记忆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

  •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 福利彩票3d 中超在线直播 九龙六合图库2013 福彩东方6十1开奖 跳棋和五子棋哪个难 爱波网中国足彩单场胜平负 体彩p5中奖样票 江西快三网购平台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新彩网大乐透专家预 曾道人心水论坛玄机图 秒速飞艇压小能玩吗 云南十一选五详情 君彩广东11选5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