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精彩小说尽在123小说阅读网!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小说库> 都市>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 > 第十四章 替罪羊

    第十四章 替罪羊

    小萝伯特 2019-01-28 14:54:21

      顾庆年缩在角落里,双手紧紧攥着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手机,哆哆嗦嗦地听着季泽年苍老的声音,仿佛季泽年的每一句话都能改变他岌岌可危的处境。

      

        “冰弘从小便显露出非同一般的冷静和聪明,同时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果决和不近人情,想来我们都看在眼里,这下事情败露了,他如果一旦知道了,是万万不可能留你的,他的脾气你也了解……”

      

        季泽年在电话那头搂着顾庆年最近新给他寻摸到的“小老婆”柳娇娇,一边慢条斯理地道,似乎对顾庆年的处境并不关心。

      

        “可是老爷……您才是一家之主!他……他再怎么能耐也不敢违背您的话??!只要您出手救我,他季冰弘一定那我没什么办法的……”

      

        隔壁的惨叫声已经成为一团嗡嗡的噪声萦绕在顾庆年不太清楚的大脑里,他满脸横肉的脸上汗水一股股地流淌下来,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就像被水淋了个透湿一样。

      

        “啊……冰弘现在已经是季氏名正言顺的总裁了,呵……他要是真像你们看到的那样对我唯命是从,我还用得着你?!蠢货!”

      

        柳娇娇把点好的烟送到季泽年嘴边,季泽年干瘪的嘴唇含住烟嘴深深地吸了一口,对着电话毫不留情地道。

      

        “对不起老爷……但是,但是您不能弃我不顾??!不然,迟焰那小子不知道会出什么损招对付我啊,到时候我一边不留神把事儿抖落出来……”

      

        顾庆年听季泽年话里话外隐隐约约有不管自己的趋势,干脆咬紧了参差不齐的牙,试试探探地对着电话说了句狠话。

      

        季泽年在另一头阴骘地冷哼了一声,重重地捏了一把柳娇娇的腰,捏得女人不轻不重地娇?了一声。

      

        “你这是在威胁我?老顾,我看你跟我的年头也不短了,我季泽年吃哪一套不吃哪一套你心里没有数吗?我看你是脑子不清楚了?!?

      

        顾庆年觉得自己失言,连忙道歉,还扇了自己几个响亮的嘴巴,好叫季泽年听到。

      

        “老爷,老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掌嘴!掌嘴!我实在是害怕迟焰那小子……”顾庆年满嘴开始跑火车,逮着什么话就说,不管真假对错,“他不是咱季家的人,迟家迟澄又是个能干的主,迟家家大业大的,您说,就算他借着季冰弘的名头,也是做什么事儿都没人敢阻拦啊,您也不好对他说什么……这小子心狠手辣,看着就不是个善茬儿,严刑逼供他肯定干得出来!……我……我主要是怕……”

      

        季泽年在另一头早就打好了算盘,话锋不留痕迹地调转,笑了两声安抚着顾庆年:“哎呀我说老顾啊,你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如迟焰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懂得多?他都知道看冰弘的脸色行事,狗仗人势,你还怕什么?”

      

        顾庆年擦擦头上的汗,不自觉地弯了腰听着季泽年的下文。

      

        “你放心吧,这么多年了,你出事,我还有不保你的说法?我季泽年不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

      

        顾庆年仿佛溺水之人突然被拽出了水面一样,攥着手机连连鞠躬,好像季泽年就在他眼前一样。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

        “您放心吧,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我供出谁都不可能供出您!您放心吧!您快来救我!迟焰怕是马上就要来找我了!”

      

        季泽年在电话那头安抚了两句,说很快就到,便挂了电话。

      

        而顾庆年立刻从死亡的恐惧中转换到了重生的欣喜中。此时此刻的他对于季泽年满满的都是感激。找了不知道多少了新鲜貌美的小姑娘,每天表面是医生,实际就是个皮条客,专门寻摸好看年轻的小姑娘来给季泽年上供,果然,人还是要投其所好,辛苦也不会白费,关键时刻能救命。

      

        顾庆年短短几分钟里想得多之又多,仿佛一个哲学家一般。

      

        等到迟焰的皮鞋声哒哒哒地靠近门口的时候,顾庆年不仅不害怕了,还微微挺了挺%.口,仿佛一个大义凛然的志士。

      

        “顾医生……哦不,不应该叫你医生,应该叫你……嫌疑人?故意召集非专业医护人员进行手术,手术过程中对病人的身体进行破坏,故意造成医疗事故,还给其他人封口费。谁指使你的?!说!”

      

        迟焰双手插袋,站在门口,手指在口袋中紧攥着,遏制住内心想要杀之而后快的冲动地道。

      

        “说什么呢,我的迟大少爷,我可听不懂?!惫饲炷甓プ乓荒悦诺暮?,嘴角一斜,对迟焰阴阳怪气地道。

      

        “哦……那么你不需要听懂我在说什么,你只需要做好赴死的准备就好了?!?

      

        迟焰眼睛一抬,丧失了耐心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个阴冷的魔鬼。

      

        “赴死?迟焰,我看你是疯了吧!我可是老爷的人!你有什么理由杀我!再说了,我犯了什么错?凭什么?你话可别说的太满!”

        “你是当季冰弘的狗当得入戏太深了吧!别忘了,你脚底下踩着的土地每一寸都是季家的!你一个姓迟的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别以为你大哥迟澄有点家产,你就可以在季家跟别人平起平坐!老虎不在家你猴子称霸王!我跟着老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等着投胎呢!”

        “我告诉你姓迟的,这个家里除了老爷有权利处置我,谁都别想碰我一下!你算个什么东西!想摆谱回你们迟家摆去!”

      

        顾庆年想到自己有季泽年作为后台,这次有人撑腰,单子便骤然变得大了起来,甚至有些疯狂。

      

        他冲着迟焰大吼大叫的模样甚是骇人,双眼暴突着,整张脸都涨红了,他被刚才隔壁的惨叫吓得不清,又对迟焰一直怀有不满情绪,在此时此刻统统爆发了出来。

      

        就在此时,一道纤细清冷的声线从门口穿进来。

      

        “骂完了?”

      

        季冰弘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迟焰让了让,季冰弘整个地映入顾庆年的眼帘。刚才还在嚣张不可一世的顾庆年霎时间变得像哑巴了一样,一句话都是说不出。

      

        而令他感到惊喜的事情发生了。

      

        季泽年的身影从季冰弘的身后出现,季冰弘礼貌地给季泽年让了位置,顾庆年睁大了眼睛看着季泽年,仿佛见到了天神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

      

        “老爷!老爷!您来了!您要为我作主??!我冤枉,我只是医术不精,我是医术不精,那也不能给我扣上这么大的帽子??!老爷!我冤枉??!他们要我的命啊老爷!”

      

        顾庆年一下子扑过去抓住季泽年的裤脚,又哭又叫。

      

        “你说的对,这个家里,属你跟着爷爷的时间最长,只有爷爷有权利处置你?!?

      

        季冰弘冷冷地看着这一出闹剧,他垂眼,恨不得将这个像一条臭虫一样的人就地正法,却偏压抑住了所有的情感,只淡淡地道。

      

        “那么,就让爷爷来处置你吧?!奔颈胨植逶诖笠驴诖?,转向季泽年,“爷爷,刚才的监控视频您也看到了,您的话冰弘也记下了,那这件事冰弘就不插手了,相信爷爷自有主张,能够处理好?!?

      

        季泽年缓缓点了点头,满面慈祥地拍了拍季冰弘的头道:“我的好孙子啊,好好照顾好公司就行啦,剩下的这些琐碎的事就让我这一把老骨头处理就行啦,这么多年不管家事,我也得管管啦,躲不过啊?!?

      

        季冰弘微微倾身,乖顺地道:“麻烦爷爷了?!?

      

        季泽年爽朗一笑:“臭小子,跟爷爷还这么客气,小时候什么样长大了还什么样,行吧,有礼貌也不是坏事儿,你别费心啦,就交给爷爷吧。对了,小乔你好好照顾啊,这都接回来这么久了也不告诉爷爷,不出事儿还打算一直瞒着啊,去吧去吧?!?

      

        季冰弘微微欠身,对着迟焰使了个眼色,便带着自己的人转身离开了。

      

        片刻之间,地下二层只剩下季泽年的人。

      

        顾庆年拍拍膝盖上的土站起来,满心欢喜道:“老爷,真是千钧一发啊,我以为我这条命真就要交代到这儿了?!?

      

      

        季泽年一改刚才的笑容满面,整张脸骤然阴冷下来。

      

        “当然不是在这儿,会脏了我孙子的房子啊?!?/p>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大少回归 第二章 初见惊魂 第三章 沾染泪痕的兽性 第四章 假投诚,真逃跑 第五章 逃跑未遂,再入魔爪 第六章 “冰弘哥哥” 第七章 迟焰道出的真相 第八章 再次侵犯 第九章 坠楼 第十章 失子之痛 第十一章 季少单挑金氏武馆 第十二章 肮脏的手段 第十三章 季泽年的授意 第十四章 替罪羊 第十五章 血夜 第十六章 独断的季冰弘 第十七章 “反了她了!” 第十八章 被刺痛的心 第十九章 误会 第二十章 画中记忆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

  • 不光人美还是真才女!欧阳娜娜9月入学伯克利音乐学院? 2019-07-20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7-17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07-15
  • 一语惊坛(6月11日):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7-15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7-14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7-14
  •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9-07-10
  • 人民日报为人民,70年办报不容易,办报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记录了中国的发展过程,祝愿办得越来越好! 2019-07-10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07-10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7-09
  • 新疆网络电视天山网原创 2019-07-09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7-02
  •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07-02
  • 回家!2018春运宣传片温暖出炉 2019-07-02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06-28
  • 注册一波中特一码中特 云南时时彩任选三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胆拖复工戈 炸金花三张牌 西甲足球 一肖中特网页精选结果 彩33app 北京急速赛车 甘肃快3走势图2000期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骰子梭哈好玩吗 广东彩票app下载 福彩3d号码冷热表 凤凰平台十一运夺金 香港赛马会心水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