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小说库> 短篇> 第一鸨娘

更新时间:2018-11-14 00:01:18

第一鸨娘 已完结

十一选五走势图甘肃:第一鸨娘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www.s-gl.com 来源:微阅云 作者:草鱼宝镜 分类:短篇 主角:于子睦,云娘

小说主人公是于子睦的书名叫《第一鸨娘》,本小说的作者是草鱼宝镜创作的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至青青头七之夜开始,这场秋雨便断断续续的下了三天!第四日,天色稍稍放晴!晌午,芷央苑里的芩堂,我送走了今天低调前来拜访的客人,站在门口石阶之上,直到看着这位客人在仆人的带领下消失在花园后方,这才提襟迈步,回到芩堂内侧的书房之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至青青头七之夜开始,这场秋雨便断断续续的下了三天!

  第四日,天色稍稍放晴!

  晌午,芷央苑里的芩堂,我送走了今天低调前来拜访的客人,站在门口石阶之上,直到看着这位客人在仆人的带领下消失在花园后方,这才提襟迈步,回到芩堂内侧的书房之中!

  走到镂雕书案前,凝视眼前这檀木丹漆锦盒,伸手摸摸那铜制鱼形无钥锁!

  兰姨悄然进入,好心询问道:“云儿,这秦晏又再耍什么鬼把戏?这是——,难道他心有愧疚,想赠礼补偿?”

  放下无钥锁,转头看向兰姨,“他岂会知道补偿!他是让我帮他保管此物!”

  “哦!”兰姨上前仔细观察起这盒子来,“这其中是何物???”

  “明日就要启程上京就职,安心做他那国舅老爷,到这个时候还请自把东西送来,对我,又是再三叮嘱,可见里面之物,非比寻常!”

  “这姓秦的交友甚广,在宁阳城里,密友也不止一个,为何偏偏将此物托付于你?”

  “是啊,怪就怪在这里!”又看了一眼锦盒,“既是重托之物,又不带入京城,更不交给官场中人保管!哼,看来,想必定有所隐情!只怕,不是他徇私枉法的罪证最好!”

  “那你准备将此盒放到何处?云儿,别怪兰姨多嘴,可别放在你的晓来居里,要是里面是什么不干净的玩意儿,招来晦气怎么办?”

  对于兰姨的过分关心,我笑道:“反正也不知他秦晏是何年月才回楚州领取,就将此物放到东雀院的库房吧!”

  “你说,他这一走啊,我们水阁以后怎么办?要知道,这几年可全靠了他,阁里才免了不少麻烦!”

  “这楚州巡抚的位置,不是让他那得意门生祁天恩给捞得了吗?”

  “可这祁天恩,可靠吗?”

  “可靠不可靠我不知道,不过,就算秦晏上了京,我们的后背靠山也还是他??!”

  “京城里这儿千里,我就怕——”

  “姨娘难道忘了,他的不少东西可捏在我手里!”说着,我拍了拍那锦盒,向她暗示到,“更别说,现如今又多了这东西!”

  与兰姨正聊得兴起,以为丫头便登门禀告,说齐兴堂的沐归阳沐大夫拜访!

  原本就不喜欢这年轻大夫的兰姨嘀咕道:“允许他到偏院给小哑女诊治就已是破了先例,这会儿又来内院做什么?”

  沐归阳进入书房,待到沏水上茶后,兰姨才抱着秦晏托付的锦盒离开。

  沐归阳站着,并无就座之意:“在下今日前来,一则是向云老板道别的!”

  安坐于椅上,正掀盖品茶的我顿住了!

  只听他继续说道:“这次宁阳之行,本就是为探望家师!到此约有个月,也该是离开了!”

  若无其事的放好茶杯,我说:“听说程大夫的身体也日益康复,已无大碍!看来,这个月底,他又可到我阁中定时出诊了!”说着,我起身走到他面前,微微欠身,“前些日子劳烦沐大夫为我阁里上下巡诊治病,云娘在此多谢了!”

  “云老板多礼了!步月水阁乃齐兴堂的老主顾,既是家师的客人,代他老人家操劳奔波本是理然!”

  “不过,沐大夫如今就这么走了,不知你那在此的病人怎么办?”

  “云老板放心,于子睦现在很好!昨晚,他已安然离开宁阳城!”

  于子睦,今一早,我便已知他带伤连夜离开之事,“沐大夫,他可不是我阁中之人,我关心他干嘛?我问的是,前些日子大夫你一直坚持替人家诊治的小哑女!”

  “哦,经过近半月来的施针,药食调理,小哑女已经痊愈!不过,碍于她以前被继父毒打的经历和现在的生活环境,在下认为,要她走出心理上的阴影,开口说话,也不是一时半会儿急得来的事!”

  “既然如此,那我就替小哑女谢过你这位医术精湛的大恩人了!”

  “这也多亏当初云老板你同意把她交给我诊治!”沐归阳凝视我一眼,然后正经的说道,“关于这小哑女,其实是沐某今日到访的另一原由!”

  “哦!”

  “我想帮她赎身!”

  面纱下的微笑立即僵硬??!

  “云老板你就出个价吧!只要能放人,多少钱,沐某一定照付!”

  正视住他毅然坚决的双眼,“这可算是新鲜事儿??!才不到半把来月的时间,大夫你就愿不惜重金为一个小丫头赎身!”

  “就不知,云老板的意思——”

  “能告诉我,这是为何吗?”寻找到他眼神中的一丝犹豫,我立刻又问,“是觉得我步月水阁虐待了她,想施恩积善,救她出水深火热呢?还是一向清心寡欲的沐大夫也有了怜香惜玉之心,想收了人家,纳为己有?”

  听到此,沐归阳沉下了脸,却又忍住脾气,委婉道:“云老板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是希望你看在哑女还小,且又命苦的份儿上,让她离开这柳陌花巷!”

  “命苦,这可不是理由吧?在这步月水阁的女子,哪儿个不是苦命出身?”又瞄了一眼他,“不过就是不会说话的哑巴罢了,世上薄命恶疾,身形残缺的人多了去了,大夫你又何必为她而如此费心呢?”

  说完这句,见他看着自己,立即有些后悔,怎么说到这里了,我不也是身形残缺之人?

  “虽然贵地锦衣玉食,高床暖枕,可我看得出哑女她确实不想留在这里!这阁中的姑娘小姐约有百余,而西莺院中学艺的孩子也不计其数,一个小小的哑女,对你来说根本也不算什么!”

  “呵,真不愧为的一代名医啊,连病人心里想什么都一清二楚!”回到自己位置坐下,理理衣襟,“可沐大夫,你别看她现在就只是个西莺院学舞的普通丫头,可无论长相身段,聪明才智,她都是西莺院里最出众的,也比以往任何一位在西莺院里呆过的花娘都略胜一筹。我云娘不说大话,不出三年,待她簪上发笄成人之时,定将是我步月水阁顶梁台柱,万花之魁!”

  “说来说去,还是道出了本意!看来,在下是一时忘了你毕竟是个生意人!”他的底气一时半会儿还是退不掉的,“照云老板的意思,我该出多少钱,才能弥补你这将来的损失呢?”

  “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又端起茶杯,稍稍抿口茶水润润嗓子后,“就这么跟你说吧,你想替阁中任何一位花娘赎身都成,可唯独这小哑女,万万不行!唉,沐大夫三番两次在我手里要人,我还想问你又是为何?之前于子睦的事儿我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你说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是听进去了,可而今,你又想帮那个哑女赎身,哼,我这就纳闷儿了,难道我云娘对你来说,就是这么好说话,有求必应吗?”

  “如果因为是我的过失,使得你对我有所不满,那好,在下就在此向云当家道歉!”他沉住气,上前向我弯腰欠身,谦求的说道:“就请云老板你不计前嫌,既往不咎,高抬贵手,让小哑女重获自由!你的人情,我沐归阳已定铭记在心,感激不??!”

  “这~”看着眼前突然恭卑让之人,我又是意外,“为了一个丫头,沐大夫这又何必对我低声下气的呢?”

  以前那傲然自负,沉郁缄默,像是淡漠步月水阁有关之事的他不见了!

  沐归阳平静极了,如同他替人把脉时一样心静气宁,“云老板,在我刚到宁阳之时,就听家师提过,夸你何等淑仪睿智,洞明世事!而待与见到你本人后,我也认为你通情达理,虽身在青楼,却也儒雅清宁,虽时而晦疑莫测,可也秉性纯良贤洁,完全不像一位柳烟花雾中长大的女子??刹辉氲?,这近十日来发生的种种,却让我看到了你肆意妄为,盛气凌人的一面!可能对于你这位生意人来说,小哑女不过就只是你的赚钱工具!我不求你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也不想知道你到底怎样看待这些被你利用的人!但你可曾想过,你现在的一切,都是你为了牟利,而泯灭自己的良心,买卖人口,逼良为娼,靠这些让人不齿的勾当赚来的!难道你就真的就在乎稀罕金钱和财富吗?那晚,其实你已有心放过于子睦,不然,你也不会等到我的赶到了!我知道,于子睦离开时家师所给的盘缠也都是你出的。我看得出对你而言,青青的死,其实是个用金钱弥补不了的亏欠!既然有悔过之意,那你为何还要留住阁中人心不甘情不愿的人?难道,你还想看到有人重蹈青青的覆辙,枉死在你手中吗?”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古代短篇
  3. 热血爽文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